您的位置: 主頁 > 中信國安千億危局:被列失信人,中信集團會否援手?

中信國安千億危局:被列失信人,中信集團會否援手?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中信國安集團有限公司近日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目前,中信國安集團暫未就此事項對外發聲。

  野馬財經注意到,中信國安集團目前債務超千億,近半年更是虧損超18億。在獲得外部馳援后,中信國安集團能否成功“渡劫”再現輝煌?

  千億債務壓頂,股權被凍結

  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中信國安集團目前存在兩條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的文書,分別是(2019)粵03執1246號和1247號。

  圖片來源: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

  根據文書顯示,其發布時間均為10月17日,立案時間為4月19日。被執行人中信國安集團有限公司的履行情況顯示為“全部未履行”,行為具體情形均為“被執行人無正當理由拒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

  圖片來源: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

  目前,中信國安集團還未對外公告有關信息。

  中信國安集團2019年半年報顯示,二季度實現營收396.72億元,較上年同比降幅11.87%;歸母凈利潤為-18.64億元,上年同期為9023.54萬,由贏轉虧。

  并且,截至2019年6月30日,中信國安集團資產負債率高達87.08%。僅短期借款及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就高達637.17億元,而賬面貨幣資金僅有155.78億元。單看其短期償債,公司壓力已經不小。如果再加上406.45億元的長期借款,中信國安集團就身負超千億債務。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值得關注的是,中信國安集團所持有的三家A股上市公司中信國安(000839.SH)

  、白銀有色(601212.SH)、中葡股份(600084.SH)股份多數已被凍結或質押。

  此前,中信國安還在8月16日公告中信國安集團所持股份遭100%凍結,凍結期限36個月。8月31日,中信國安公告又稱中信國安集團所持股份的13.24%被解除凍結。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第三方信用評估機構聯合資信已將中信國安集團的評級下調至C。

  有關中信國安集團債券情況也不容樂觀。

  上清所于10月14日公告,當日是中信國安集團2015年度第三期中期票據(代碼:101576005,簡稱:15中信國安MTN003)的付息日。但截至當日日終,仍未收到中信國安集團有限公司支付的付息資金,無法代理發行人進行本期債券的付息工作。

  因此,不能定期足額償付利錢的中信國安集團,已構成了實質性違約。

  此前,中信國安集團另外兩只債券“15中信國安MTN001”和“15中信國安MTN002”已分別于4月和8月構成違約。

  換個角度來看,中信國安集團目前的業務發展規模已經涵蓋了信息技能、資源開拓、旅游、貿易、葡萄酒等多個行業,還控股了多家上市公司。

  在此情況下,中信國安集團快速的擴張不僅帶來高額的負債,也導致財務費用水漲船高。僅2019年上半年,中信國安集團的財務費用就高達29.35億元,對利潤也造成了侵蝕。

  老牌企業資本騰挪,狂飆突進

  中信國安集團原本是一家地地道道的老牌國企,追溯起來已有30年歷史。

  1987年,曾經接待過多位前國家領導人的國安賓館由中信集團投資成立,隨后在此基礎上組建了北京國安實業發展總公司,進而被列為中信集團一級子公司,后更名為中信國安集團。著名的北京國安俱樂部,就是其投資運營的。

  近幾年,中信國安集團啟動混合所有制改革,股東大會表決同意由中信集團100%國有控股改制為6家股東共同持股。

  改制完成后,中信集團持股20.94%,華泰汽車集團持股19.76%,廣東中鼎集團有限公司持股17.78%,河南森源集團有限公司和北京乾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均持股15.81%、天津市萬順置業有限公司持股9.88%。5家民營企業合計出資80億元。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國有資產被賤賣”的質疑撲面而來,中國證券網報道將其比喻為一場“世紀大拍賣”。

  而爭議出現的根本原因,在于“混改”增資擴股的定價。

  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了解到,當時是中聯資產評估集團操刀了此次評估。根據北京永拓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專項審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12月31日,中信國安集團合并資產總額為826.35億元,債務總額671.22億元,完成營收420.09億元,合并凈資產155.11億元。在這一評估值基礎上,2013年10月,中信集團與中鼎集團、森源集團等五家民營股東簽署了增資擴股協議。

  可以清楚的看出,80億元占股79.06%的價格,已經與中信國安集團的合并凈資產出現了倒掛。但如果以歸屬母公司中信集團的凈資產看,評估值則溢價一倍。

  “混改”完成之后,中信國安集團的確一度向外界展現了混合所有制企業的活力,一路披荊斬棘開始了“買買買”的模式。

  2014年至2016年中信國安集團合并資產總額分別約為1172億元、1580億元和1663億元。短短三年,對比混改前的數據,資產已經翻番。與此同時,集團全部負債也由2014年的676億元上漲到2016年的1312億元,漲幅同樣驚人。

  另據野馬財經不完全統計,中信國安集團至少為中信國安(000839.SZ)、中葡股份(600084.SH)和國安國際(0143.HK)3家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并且是白銀有色(601212.SH)第一大股東;同時,通過旗下國安通信、西藏滿庭、國安化工等多個平臺,中信國安集團還間接投資了江蘇有線(600959.SH)、報閱傳媒(838506.OC)。

  除了上市平臺及新三板掛牌公司之外,它還間接持有國家體育場有限責任公司(鳥巢)等諸多知名企業。

  在此基礎上,中信國安集團亦在全球范圍內先后落子。投資了美國NextVR公司、南非第一黃金公司、安哥拉社會住房、玻利維亞鹽湖眾多項目,足跡遍布亞洲、美洲、非洲。

  圖片來源:野馬財經整理

  2018年1月,中信國安集團還曾擬斥資90億元接盤另一資本大鱷旗下恒投證券(1476.HK,即“恒泰證券”),2018年4月,該交易最終告吹。

  中信國安的困局,中信集團能否來援手

  中信國安集團這艘千億巨輪,在金融去杠桿的大背景下,融資空間已經大受掣肘。

  除了中信國安集團持有的三家上市公司股票都已被高度質押或凍結外,最令投資者擔憂之處在于,2019年1月、2月,中信國安集團持有的部分股票已經被強行平倉。

  今年以來,中信國安集團旗下的中信國安、中葡股份、白銀有色股價基本也處在持續下跌狀態,這給質押股票融資及發債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從外部來看,中信國安集團也是盡其所能的發出求救信號。

  今年4月,《時代周報》稱其獲得了一份名為《關于懇請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協調解決中信國安集團有限公司重組過程中有關問題的函》大意是請求銀保監會出面穩定及協調相關債權人。

  從該函件內容來看,截至2019年底,中信國安集團整體有息負債達到1558億元。

  銀行業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19年3月中旬,這份言辭誠懇的溝通函就在金融圈內廣為流傳,里面暴露的中信國安集團的債務問題讓業內大吃一驚。業內互相核實后確認涉及負債1558億規模和流動性危機基本屬實,金融圈內對中信國安集團的危機早已知悉。

  不過,該函未見其效。不久,民生銀行就向法院申請,凍結了中信國安集團4億財產。

  其實,這種推遲還款,再通過出售旗下的優質資產來還債,想必也都是中信國安集團在不得已情況下的辦法。好在,中信國安集團背靠的中信集團這顆大樹并沒有對此置之不理。

  作為大股東的中信集團在2018年9月曾向中信國安集團提供了35億元的貸款,2019年1月,又提供了2.5億元貸款。但這合計37.5億元的貸款對于中信國安集團來說也是無濟于事。

  從中信國安集團當時的混改來看,中信集團從100%控股到僅有20.945%,而5家民企以56.6億元現金共同獲得了國安集團近80%股權的情況來看,中信集團這次馳援中信國安集團能夠發揮多大的作用尚不得而知。

  另外,中信國安集團還禮聘中信證券公司作為財政顧問。2019年3月,中信國安集團還將持有的中信信息科技投資有限公司100%的股權轉讓給中信集團的子公司中信數字媒體網絡有限公司。

  圖片來源:天眼查

  然而,現如今中信集團能有什么辦法將中信國安集團拯救出水深火熱的境地呢?

  你覺得坐擁2000億資產的中信國安集團,尋求重回中信集團懷抱求救,能否安然度過資本寒冬?歡迎在文末留言。

上一篇:京媒:奧古斯托不會考慮離開北京 國安目標冠軍
下一篇:崔康熙:聯賽還沒保級依然重要 不會大規模輪換

您可能喜歡

回到頂部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